中国体育歌曲的“飞跃”

中国体育歌曲创作的几次井喷源于几次重大国际体育盛会的举办。1990年,第11届亚洲运动会在北京举办,《亚洲雄风》《黑头发飘起来》《高举起亚运会的火炬》《光荣与梦想》《不要说再见》等一批“亚运歌曲”大为流行。其中,由张黎作词、徐沛东作曲的《亚洲雄风》影响最大、传播最广,这首歌以颂歌式的笔触成为这一时期的“时代音调”,堪称继郭峰作曲的《让世界充满爱》之后,又一首反映社会重大现实题材的中国流行歌曲精品。歌曲《黑头发飘起来》最大的亮点在于,词作家剑兵独辟蹊径地抓住了亚洲人的共性“黑头发”,加之孟庆云的作曲和歌手范琳琳的演唱,激发了更多人参与亚运会的热情。由歌手毛阿敏二度创作演唱的《光荣与梦想》则呈现出“艺术歌曲”与“流行歌曲”的跨界之美,这一“跨界风”在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歌曲《我和你》、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歌曲《永远在一起》中,也均能寻觅到身影。此外,人民音乐家施光南笔下的《高举起亚运会的火炬》所具备的“号角式”特征,散发出作曲家独具魅力的光彩。相比之下,《不要说再见》更倾向于贴近小众的深情吟唱,与前几首作品在音乐的情感表达上呈现出不同的面貌。

时隔20年后,2010年,第16届亚洲运动会在广州举办,一大批优秀的亚运歌曲再度登上中国体育歌曲的舞台,涌现出了《日出东方》《每一个人》《重逢》《最美的风采》等代表作。《最美的风采》的词作家陈小奇秉承了20年前的亚运歌曲《黑头发飘起来》的歌词亮点,将广州“花城”作为切入点,以“文字最考究且最具文学品位”的歌词,凸显“花飞花满天,风自八方来”的主题,为金培达的“曲”、周华健的“唱”做了张弛有度的留白,从而为作品的最终成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艺术作用。由作曲家李海鹰作曲的《每一个人》则既有20世纪80年代作曲家王立平创作的《大海啊,故乡》的国际性,又在某种程度上和12年后才出现的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歌曲《永远在一起》《雪花》所表现的“大爱无疆、大道无垠”有了某种默契的呼应。

两届奥运歌曲可以说将中国体育歌曲的创作继续推向纵深——无论是艺术家的情怀,还是创作的立意,都比两届亚运歌曲要站得更高、唱得更响。

《我和你》《站起来》《We Are Ready》《北京欢迎你》《超越梦想》等作品,无疑是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歌曲的代表作。作为是时各大媒体平台上的热门歌曲,《超越梦想》并没有落入体育盛会宣传歌曲的“口号式”窠臼,而是通过词作家韩葆、胡峥的诗意歌词,大写意式地使奥运圣火与普通人的心灵发生了关联,令人不禁想起20世纪80年代由向彤与何兆华作词、王祖皆与张卓娅伉俪作曲的热门歌曲《小草》。由百名歌星演绎的《北京欢迎你》则通过“我家大门常打开,开放怀抱等你”等具有北京特色的传统歌谣体,“一字一音”地娓娓道来,朗朗上口的叙事,朴实无华地反映出创作者的心声,从而使得此歌曲想不广为流传都很难。

如果说2008年的奥运歌曲是中国奥运歌曲创作队伍的小试牛刀,那么,2022年冬奥歌曲的创作可以说在此前的基础上实现了更进一步的延伸。2008年的《我和你》源自主三和弦分解的骨感美、起承转合的结构力,决定了该歌曲的简约音乐之风。作为《我和你》的“姊妹篇”,2022年的冬奥歌曲《永远在一起》沿着《我和你》的简约音乐风,凭借着有骨有肉的丰腴之美,尽显作品的大道至简。“万千你我,汇聚成一个家”的歌曲《雪花》则更深沉地延续了前几届体育盛会歌曲创作的“大爱无疆、大道无垠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词曲兼长的作曲家张帅将童声的纯净,以“通感”的创作手法点描出雪花的洁白无瑕、浪漫空灵,从而惜墨如金地寓意着奥运精神、人类之爱的“大爱无疆、大道至简”。

从《亚洲雄风》《最美的风采》到《我和你》《雪花》,似乎不过是几首歌曲在时间上一个纵向的跨越。但透过现象看本质,中国体育歌曲的发展并非某几位音乐人创作之风的转变,而是中国体育歌曲创作由“大”“繁”向“小”“简”递进的飞跃。我们相信,当越来越多的创作家加入这一“飞跃”轨迹时,呈现出来的大道至简的文艺作品也会越来越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